一鸣惊人|狼来了不好,狼不来也不好

  一鸣惊人|狼来了不好,狼不来也不好
  
一鸣惊人|狼来了不好,狼不来也不好
  

被恐惧压倒一切的人们,并不知道狼的种种优良习性,

狼有各种独特的肢体语言甚至面部表情用于沟通和维护团结,其结果是,食草动物尤其是山羊麋鹿之类过量繁殖,使得草场大量退化。
  

原标题:一鸣惊人|狼来了不好,狼不来也不好

狼属于大型食肉类动物,处在食物链的最高端。在狼的食谱中,有羊,还有羊的主人——我们人类。狼吃羊,我们当然是怒火中烧必欲置狼于死地而后快;狼吃人,我们更是灵魂出窍胆战心惊。

狼与猛虎狮子猎豹相比较,单打独斗的能力并不强,但是,人类对狼的憎恨和恐惧却远远超过猛虎狮子之类。原因在于,虽然狼单兵作战没有优势,但它事实上是群居群猎动物。它集体猎杀,残忍无比。更重要的是,狼对环境的适应性远远超过其他猛兽,它的食谱也更加宽泛,所以,狼在地球上分布很广,数量极大,因而狼对于牲畜、对于人类的威胁要远远大于其他猛兽。

一般认为,狼起源于500万年前,而我们人类的祖先南方古猿也大约起源于500万年至150万年之间。那时候我们手无寸铁,又没有尖利的牙齿和爪子,与狼的斗争是多么惨烈多么长久啊!狼大约吃掉了不计其数的人,而随着人类越来越强大,人类几乎消灭了所有的狼。欧洲、亚洲、美洲,那些当年狼群横行的地方,现在几乎看不到狼的踪影,狼对人几乎构不成什么威胁了,但是,人类灵魂深处对狼的憎恨和恐惧却并未消减。例如就在前几年,据说沂蒙山区有两头野狼出没,进村吃猪吃羊,村子里的人一到傍晚就关门闭户不敢出门。

关门闭户,不就是害怕被狼像猪羊一样吃掉吗?专家最后论证,那吃猪吃羊的动物不一定是狼,因为整个沂蒙山区已没有适合狼生存的条件,但人们心里依然恐惧犹存,总在担心有那么一天,有一只狼会忽然站在自己面前张开血盆大口,把自己的一条大腿当做晚餐,或者用自己的鼻子耳朵塞塞牙缝。

在自然环境下,我本人从来没有见过狼,只是上大学之后在上海动物园,才头一次目睹狼的真容。所以,怕狼的人很多,见过狼的人却很少,狼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,其威胁实际上等于零。人对于狼的恐惧,实际上源自古老的传说。

被恐惧压倒一切的人们,并不知道狼的种种优良习性。

狼有两亿个嗅觉细胞,而人只有500万个。狼可以嗅到公里之外的动物气息。

狼的下巴每平方英寸有将近1500磅的巨大咬合力,狗大约是750磅。

一只饥饿的狼一顿能吃20磅食物,大约相当于一个人吃100个汉堡。

狼奔跑时速可达每小时32公里甚至56公里,以每小时8公里的速度可以奔跑一整天。

狼有各种独特的肢体语言甚至面部表情用于沟通和维护团结。

每个狼群都有  一个出类拔萃的公狼作为领袖即头狼。头狼有足够的能力维持狼群成员的次序,同时头狼也领导着捕猎活动。每个狼群内部都有鲜明的等级制度,每个成员都很明确自己的身份,因此相互之间,很少有仇恨和恶斗的行为。

世界各地的杂技团里,狮子老虎大象都能被驯化成为演员,唯独不见狼的踪影。虽然狼的外表与狗极为相似,虽然狗对主人忠贞不二,但狼却是最具野性、最难以驯服的动物。

狼在捕猎的时候凶猛而谨慎。一般情况下,4个以上的狼才会捕猎马鹿之类大型猎物,只有达到10头左右的时候,它们才会捕杀北美野牛。但是,我看过一个纪录片,那是两只狼在追杀数十头北美野牛。它们首先选择了一头大型野牛,因为力不从心最后只好放弃。继而这两只狼又选择了一头体态稍小的野牛。两只狼被野牛用角抵得惨叫不止,从场面上看,两头狼根本打不过这头野牛。但是,它们始终不放弃,被野牛踩在脚下、抛到空中也不放弃,最后终于将野牛放倒。因为那是在北美的冬天,白雪皑皑。如果没有食物,狼就会饿死。所以,它们才置生死于不顾地选择了这次生死搏杀。

凶狠无比的狼,似乎也有一颗与生俱来的仁慈之心。它们对自己的儿女不仅疼爱有加,它们还创造了地球上大概最早的育儿所。母狼怀孕之后,公狼会一直保护着母狼,直到小狼有独立生存能力。一对狼通常相守一生,它们是忠实的父母。

狼的洞穴在地洞、树洞、岩洞里,幼仔出生以后,当狼群外出捕猎的时候,就会有并非父母的其他成年狼照看这些小狼。随着狼崽逐渐长大,哥哥姐姐也会留下来照看弟弟妹妹。成年狼外出捕猎,返回狼窝后再把吞到胃里的碎肉吐出来养育小狼。不仅父母如此,同群的其他成年狼也会这样哺育小狼。

狼是地球上发育最完善,最成功的大型食肉类动物。它们为了生活和生存而友好相处,相互合作,在群体社交和相互关心方面,可以说仅次于灵长类动物。

关于狼的最传奇的故事,发生在美国著名的黄石公园。

由于长期大量捕杀,世界各地的狼群逐渐消失殆荆到1926年,美国黄石公园的狼群已经绝迹。其结果是,食草动物尤其是山羊麋鹿之类过量繁殖,使得草场大量退化。尤其是沿水沿河周边,食草动物吃饱了就休息,休息好了再吃,几乎肯光了周围的树木草皮。土壤沙化,鸟雀罕至,河水断流。

为改变这种生态失衡局面,1995年至1996年,美国鱼类与野生动物保护管理局连续两年从加拿大购入31只灰狼,放生在面积达220万英亩的黄石国家公园和爱达荷州中部的荒原之中。当黄石公园内初来乍到的狼群发出嚎叫  时,这里的麋鹿和山羊对此无动于衷。然而,血腥的杀戮开始了,肥胖臃肿甚至有些呆傻的食草动物不得不仓皇逃命。久而久之,那些食草动物的求生本能得以恢复,种群数量得到控制,沙化的草场逐渐改良,河边也有了茂密的树林。水土得以保持,河狸数量增多,它们在水中建起的堤坝蓄积的水量足够下游河边的动植物度过旱季。堤坝里面形成了池塘和湿地,成了动物的天堂。

灰狼的到来,彻底改变了黄石公园的生态图谱。灰狼对生态系统恢复平衡的影响力甚至波及到土壤,波及到那里的微生物。

从生态平衡的角度来说,自然界需要狼的存在,狼的残忍和凶猛,恰恰改变了食草动物的惰性,控制并改良了食草动物的种群。“狼来了”大概是地球人最为熟知的童话故事。耳濡目染,我们每一个人的心里都有惧怕“狼来了”的阴影。我们知道,狼来了不好,其实反过来说,狼不来也不好。

  所以,怕狼的人很多,见过狼的人却很少,狼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,其威胁实际上等于零,狼可以嗅到公里之外的动物气息,母狼怀孕之后,公狼会一直保护着母狼,直到小狼有独立生存能力,

从生态平衡的角度来说,自然界需要狼的存在,狼的残忍和凶猛,恰恰改变了食草动物的惰性,控制并改良了食草动物的种群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